湖北女孩:反复拨打12个电话 只为登记上返京专列


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地方,在死亡病例统计口径上,德国和意大利也不相同。德国没有将无法确定是否由新冠病毒致死的病例统计在内,也没有将确诊前就已经死亡的病患统计在内。德国医院通常不像意大利那样进行验尸测试。因此这些死亡数据也就不会被统计在内。

新京报讯 3月28日,据美国媒体报道,爵士球员戈贝尔、米切尔已经从新冠肺炎中痊愈,随后米切尔在社交媒体上确认了该消息,至此,NBA前三例新冠肺炎感染者戈贝尔、米切尔、伍德全部康复。

“在德国,许多老年人几乎没有社交活动,而年轻人则恰恰相反。德国早期感染的都是从奥地利或者意大利滑雪度假胜地返回的年轻人。”德国国会议员、内科医师和流行病学家卡尔·劳特巴赫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解释道。

为什么两个同样有着高比例老龄人口的国家,老人的感染率大不相同?这背后两国社会文化和老年人的社交行为习惯不同,或许是一个被忽视的重要原因。

首先,一个最普遍用来解释死亡率差异的因素是患者的年龄。

作为目前全球疫情的“震中”,欧洲大部分国家因新冠肺炎病亡的人数都在激增。其中有两个国家——意大利和德国,显得特别“突出”。前者有着全球最多的病亡人数和远远高于平均水平的死亡率,而后者则正好相反,死亡率远远低于平均水平。

大量检测也是另一个逐渐控制疫情的国家——韩国的“制胜秘诀”。韩国在疫情期间开设了近600个检测站,检测了超过25万人,每天的检测能力在1.5万左右,这也是韩国被认为能够迅速控制住疫情的主要原因之一。

如今,几乎所有欧洲国家都意识到了老人是疫情中面临最大危险的人群。各国卫生部门对养老机构严防死守,并要求民众不要去探望年迈的父母或祖父母。因为正如意大利的经历所显示,一旦病毒传播到老年人当中,大量的老年病患将迅速挤兑卫生系统,并造成更加高的死亡率。

检测力度不够,也和各国制造试剂盒以及医务人员紧缺有关。直到欧洲成为全球疫情震中后,多国才开始亡羊补牢地扩大检测范围,提升检测能力。但《纽约时报》援引多位专家的话认为,只有在疫情早期,用检测来抵挡疫情扩散的手段才有用,而如今这一窗口期早已过去。那些提早行动的国家自然占据了优势。

最后,相当重要的一个因素,德国雄厚的医疗力量,也可作为低死亡率的一种可能解释。